魂归何处,安倍经济学

来源:http://www.softwarengine.com 作者:理财保险 人气:132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无力实现经济目标 IMF 呼吁日本重装安倍经济学“三支箭” 失业率方面,本周二日本新近公布的2月份失业率从1月的3.2%小幅上升至3.3%。失业率虽只是小幅上升,但仍是日本自1997年以来
  1. 无力实现经济目标 IMF 呼吁日本重装安倍经济学“三支箭”

失业率方面,本周二日本新近公布的2月份失业率从1月的3.2%小幅上升至3.3%。失业率虽只是小幅上升,但仍是日本自199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鉴于可预期的日本薪资水平增加的乏力,这一本来的利好消息也变得颇为中性。

总之,近期日元高企、日本国债收益率冲高引发日经指数的波动属于正常现象,是日本股市大幅上涨后出现的短期回调。从近期数据看,“安倍经济学”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但从未来形势看,安倍的结构性改革能否引领日本经济摆脱衰退,还存在不确定性。然而,在宽松财政货币政策的支持下,在资产价格不断推升的财富效应下,日本经济短期内将持续复苏。若日本央行数月内继续放松货币政策,日元短期内缺乏支撑显著升值的条件,日经指数在下半年有望继续上涨。

近期,随着英国退欧风险加大,全球对避险资产需求急剧上升,全球国债收益率大跌,跌幅创20 年来最大。日本国债收益率领跌,德国、英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债收益率纷纷刷新纪录低点,德国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首次跌破零。而中国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今年迄今已经上涨了13 个bp 至2.95%,是全球15大经济体中,可比国债收益率唯一上涨的国家,主要原因或是市场担心上升的通胀、稳定的经济增长和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将遏制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梁婷婷 北京报道

自日本央行实施超宽松政策以来,“安倍经济学”已成功制造了日元大幅贬值和日本股市高涨的局面。尽管近期日本股市波动较大,5月23日出现日经指数大幅下跌7.3%的抛售行情,随后,日经225指数经历了数日下跌,指数较5月高点跌幅接近20%,但日经指数短期内的回调还未能构成系统性风险,尚属正常现象。因为在该日下跌之后,从去年9月至5月23日近9个月的时间里,日本股市已上涨了近70%;而在5月23日暴跌之前,从去年9月至5月22日,日经225指数上涨了80%,仍是全球股市涨幅最大的国家。然而,接下来安倍的三支利箭对日本经济和日本股市的良性引导作用,还充满变数。

日本无法实现经济目标,需要重装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以促进工资增长和劳动力市场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周一发布的报告中表示:按照目前的政策,高名义增长目标、通胀目标和基本预算盈余目标,在政府设定的时间框架内都无法实现。孤立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无法在预想的时间框架内实现通胀目标。

图片 1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安倍提出的一系列结构性的改革措施,未来还面临重重挑战。安倍如果能够赢得7月21日上院选举,确保多数席位,这将利好日本经济。此外,在劳动力市场改革、外商投资等方面的具体改革措施的实施,都存在变数。此外,日本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和生产率放缓也压制名义收入的提高,这些将挤占企业利润以及增加财政负担。

点评::2012 年上台后,为了刺激经济政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三管齐下,实施了大胆的货币宽松、灵活的财政政策和增长策略,来给日本的金融市场注入活力。尽管这一策略导致日元走低、股市上涨,但 2% 的通胀目标却依然遥不可及。同时,日本还需要通过削减开支或增税等措施降低全球最高的债务负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任何进一步的货币宽松都有可能导致日本过度依赖日元贬值,如果不进行明显的政策升 级,加强财政和货币刺激的空间就会变得非常有限。以此同时,日本至少需要将消费税上调至 15%,以实 现经济增长和财政可持续性的良好平衡,而不是在 2019 年一次性将消费税上调至 10%可以肯定的是,安倍经济学在改善一个存在严重增长、通胀放缓问题的经济体时,已经取得 重要成就,但是还将面临持续的挑战。

财政赤字方面,日本在2015年7月,将2018年至2019年的财政赤字目标设在了占GDP份额1%的水平上,比此前2.1%的水平更为激进。然而,这种激进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底气,却值得商榷。毕竟日本老龄化的人口结构已经注定,日本政府需要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投入将越来越多。与此同时,财政赤字得以减少背后更为深层的经济增长逻辑,也可能会因日本劳动力减少的制约而大打折扣。虽然安倍在增加消费税等方面努力寻求政府的财政增长,但由于消费税增加对消费立竿见影的打击作用,从8%上调至10%的消费税上调时间表,也被推迟到了2017年4月。与此同时,日本的公共债务也在2015年占到了GDP的228%,并有预期可能会在2020年攀升至GDP的245%。

综上,大规模的财政货币政策短期内已经给日本经济带来了超预期增长。另外,日本将于2014年4月上调消费税,今年年底将会出现提前消费的现象,这将有力支撑今年GDP的增长。加上通缩压力逐步减小,在从通缩向通胀转变形成新的均衡的过程中,去年以来通胀预期大幅上升,名义GDP增长将支持企业利润的增长。

  1. 1800 亿箭已扣弦 财政部砸钱能否唤醒沉闷 PPP

劳动力薪酬的增加一直是日本消费得以提振,经济能够为继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安倍经济学里面最为关键的目标之一。安倍经济学付诸实践以来,除了宽松货币以外,在企业的改革上也不断在增加维度和力度。从公司的管理制度到监管制度的改革,再到启用包括公司治理考量在内的JPX日经400指数,再到削减企业税收,安倍政府的用意无疑都是希望能够促进日本企业盈利,从而在此基础上来拉动企业投资、增加股东分红、增加政府税收。更为重要的,提升劳动力薪资水平,从而真正的拉动消费以促增长,提振通胀。

从经济数据上看,日本经济近期正在改善。日本第一季度GDP年率小幅提升,从前值3.5%升至4.1%。基于家庭调查的消费支出同样显示出强劲的增长,消费者信心指数明显改善。受益于全球经济总体上走出底部并转向复苏和日本实际有效汇率的大幅贬值,4月出口大幅反弹。此外,日本5月制造业PMI升至51.5,为2011年8月以来最高,并连续第3个月处于50以上,其中新出口订单和产出分项指标均有所上升。第一季度工业上产开始逐步恢复,产能利用率触底回升,库存从去年的高位逐步回落,市场继续看好第二季度日本的工业生产。

眼看众多PPP项目遭遇无资本问津的尴尬境地,由财政部及国内十大金融机构撑腰,以引导PPP项目为初心的中国政企合作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自筹建开始就无法闲庭信步,而必须快速出招。昨日,财政部披露,在成立3个多月后,近期该基金公司抓紧组建专业投资团队,将尽快对前期储备的25个项目展开尽职调查,正式启动项目投资。

被看作提振日本通胀水平尤为关键的春季薪资谈判也被称为“春斗”,近日就被曝出可能会以“惨淡”的方式收场。以日本丰田为例,目前丰田与工会达成的平均薪酬增长可能只有1500日元,而去年丰田的平均薪资增长为4000日元。松下今年的平均薪资增长也可能只有1500日元,而这一数字也可能不及去年的一半。根据JP Morgan的数据,2016年日本的平均薪资增长或许只有0.3%。

安倍经济学的第二、第三支箭的成效还难下定论,第二支箭即短期经济复苏带动企业盈利,从而推动到工资与消费上升。而第三支箭主要指结构性改革带来的经济长期增长,安倍的第二、第三支箭的实施还比较艰难,日经指数因结构性改革方案的推出,令市场失望,于6月5日大跌3.8%。短期内市场大幅波动难以避免,若日本政府下大力气实施劳动力市场改革等结构性改革,日本央行继续放松货币政策,那么日元短期内将没有显著升值的条件,日经指数今年后期或将继续上涨。

  1. 负利率盛行的年代 中国债券实打实收益率耀眼

从日元汇率来看,自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包括2015年日元兑美元近12%的贬值,日元3年多以来兑美元已经成功的实现了近30%的贬值。无疑,这是安倍经济学最值得夸耀的成果之一。然而,今年1月份,日本央行继续大幅度货币宽松,首次付诸了负利率以后,日元却并没有按照日本央行指引的方向,兑美元继续贬值,而是反向走到了升值的道路上。日元一直都被市场看作是避险币种,在全球经济乏力、油价及大宗商品价格等剧烈动荡下,日元受到了资本的青睐,然而无论是从实现通胀目标,还是从促进口来看,这都是日本政府最不愿看到的“画面”。

号称“安倍经济学”的日本现行经济政策旨在结束困扰日本经济20多年的通货紧缩,其中,货币宽松、财政刺激和经济增长战略统称为首相安倍晋三的三支利箭。

点评:在这个负利率盛行的年代,实打实的正收益率提升了中国离岸债券的发行量和吸引力。尤其是 当前一些国家已经进入负利率,寻求收益的全球投资人也自然而然地非常愿意投资中国的离岸债券,因中 国债券可以提供相对较好的收益率,这对中国离岸债券发行人极其有利。与此同时,以房地产公司为代表 的高收益债发行人也开始回到离岸债券市场。可以说中国发行的信用产品对海外投资人而言仍然很有吸引力,全球投资人的偏好也有利地支撑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等投资行为的融资。

首先,从困扰日本多年的低通胀甚至是通缩来看,与欧洲一样,要摆脱低通胀,实现2%的通胀目标,日本面前的道路荆棘密布。虽然在安倍三支箭射出后的2014年,日本通胀水平曾短暂性的上升至2%,但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14年4月日本提高了消费税的短期反应。大多数时间来看,日本通胀仍然很乏力。2013年在剔除了食品以及能源后的核心通胀上,日本录得了通缩0.2%的苦果。虽然在2014年,受增加消费税的提振,这一数据反向上升到了1.8%,但2015年日本的全年核心通胀又反转至1%的水平。而最新发布的2月份通胀数据显示,日本核心通胀同比上升只有0.8%。毫无疑问,离2%的通胀目标相去甚远,日本央行也将达到通胀目标的时间表一再后延至2017年3月。

“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即日元贬值刺激出口,政策预期带动资产价格。目前,第一支箭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日本央行在黑田东彦的带领下推出旨在推升通胀的“量化+质化”超宽松的债券购买方案。在此超宽松的债券购买方案下,据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截至5月31日,央行所持有的债券规模为104.85万亿日元,比2月底的债券持仓量增加近13.85万亿日元。自4月4日开始实施超宽松的购买方案以来,日本央行4月已购入6.2亿日元的各类期限债券,而自5月开始每月增加7.5万亿日元的购债规模。相比日本2012年480万亿日元的GDP总额,日本央行债券持仓量占GDP比重已达到21.6%。如此大的购债规模使得日本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与市场普遍观点相反,我们认为,日本国债收益率的上涨表明通胀预期与中长期经济增长预期的上升。通胀预期通常反映在国债收益率里,长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日元大幅下行。美元兑日元突破103大关,日经指数同样猛涨,日经指数今年已累计上涨45%,5月15日日经指数突破15000点,该点位为5年多以来的高点。日元贬值有利于提振出口商的利润,同时也带动进口价格上涨,并可通过价格传导机制,推动生产成本上涨,最终实现消费价格的上涨。日本央行期望通过这一以需求为导向的通胀传导路径,实现通缩向通胀的转变,在此过程中不断推高风险资产价格。

点评:毫无疑问,这笔千亿规模基金“入市”,对 PPP 项目势必形成强刺激,社会资本观望甚至质疑的 态度也将有所缓和。截至目前,全国 PPP 项目总投资已超 8 万亿元,1800 亿元的规模看似杯水车薪,但考 虑到引导基金的杠杆作用,最终撬动的社会资本投资规模将十分可观。按照行业测算,1800 亿元的基金主 要投向 PPP 项目资本金,至少能带动相同金额社会资本投入,这意味着将有 3600 亿元投入 PPP 项目资本金, 假设 PPP 项目资本金比例为 20%,这 3600 亿元将能撬动 5 倍的投资,也就是起码可带动约 1.8 万亿元的投资。但值得注意的是,老生常谈的融资难问题还是不能彻底的解决。因为社会资本的大笔资金主要还是来 源于贷款,可贷款就要求对贷款申请公司的信用风险和资产进行评估,PPP 项目公司往往刚刚注册,难以提供有力的担保。接下来,PPP 融资应改变传统观念,尤其是银行应更多从 PPP 项目的潜力和发展前景进行考量。

然而,今年虽然安倍一再呼吁企业要提升薪酬待遇,但新一轮的薪资谈判却明显暗示日本企业在涨薪方面的“怠慢”态度。而目前,今年可以预见微弱的薪资增长,也被看作安倍经济学失去效力的重要佐证之一。

2012年,在安倍射出三支箭之前,日本的薪资平均增长率只有1.72%,到了2015年,部分企业受到安倍政策的刺激,日本的平均薪资增长有了小幅的上升至2.2%。根据日本官方数据,2015年的薪酬增长幅度是日本过去17年最大的增长幅度。

其次,日本经济增长方面,日本内阁3月8日公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的GDP也意外的环比下滑了0.4个百分点。加拿大丰业银行日前就将日本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增长,从此前的1.1%和0.8%分别下调至了0.7%和0.6%。

“春斗”惨淡 薪酬“怠慢”

如果说日本这一财年可能出现薪资增长的乏力,只是安倍三支箭效力衰退的一个现象级的反应,纵观日本通胀水平、经济增长、日元汇率这些经济基本面,安倍经济学的日渐乏力程度则更能被一览无余。

从1990年末起,日本就在经济停滞、低通胀甚至是通缩中举步维艰,长达20多年。虽然持续的低利率,日本仍然被深深的套牢在由凯恩斯最先提出的流动性陷阱中。2012年底,日本首相安倍释放出了安倍经济学,雄心勃勃的希望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以及结构性改革这“闻名一时”的三支箭,将日本从困顿中解救出来。然而3年多过去了,不可否认,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安倍经济学的“魔力”却似乎正在消退。

显然,在发射出来的第四年,安倍的三支箭已经快耗尽了动力。日本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接下来的出路在哪儿,不得而知……

本文由必赢亚官网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魂归何处,安倍经济学

关键词:

最火资讯